妈网大课堂
当前位置:主页 > 妈网大课堂 >
《三体》:丁仪与白艾思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发布日期:2022-08-02 18:56   来源:未知   阅读:

  丁仪,杨冬的丈夫,是在危机纪元末期与三体探测器第一个零距离接触考察的人。

  三体世界的探测器成完美的水滴形状,表面是极其光滑的全反射镜面,对包括可见光在内的所有高频电磁波几乎百分之百反射。

  全人类认为它是三体世界派出的和平使者,是圣母的眼泪,是三体世界对人类和平相处的祈愿。

  全人类为着即将到来的胜利欢呼,为是人类中的一员由衷的高兴,为弱小的三体世界感到深深的同情。

  丁仪深深的忧虑。他冬眠了两个世纪,苏醒后仍然在大学里教授物理,而且还带博士生。

  “圣母的眼泪?嘿嘿……”,丁仪在考察“水滴”后说。他的笑中透着一种令人寒颤的凄厉。

  “也许‘水滴’真的是一个使者,但带给人类的是另外一个信息:毁灭你,与你何干?”

  白艾思,师承丁仪,曾经是丁仪的博士生。他在危机纪元末进入冬眠,在掩体纪元末苏醒。

  白艾思作为主要负责人,对“纸条”进行探测。在前去的途中,他见到了末日之战中被“水滴”毁灭的太空舰队的遗物。

  探测小组的成员见到了“小纸条”,它看上去那么纤细无害,像夜空中飘着的一根白羽毛,透着一种书信的浪漫。

  “纸条”发出淡淡的白光,像一个幻影,在现实中不与任何物体作用,任何接触都不能改变它的位置分毫。

  人们逐渐对“纸条”失去戒心,开始随意触摸它,让它穿过自己的身体,甚至让“纸条”从自己双眼处穿进大脑,让人拍照。

  在外围的封装力场完全蒸发后,“纸条”与三维世界接触,三维世界开始向二维空间跌落,首先与“纸条”接触的科考队和太空艇全部被二维化。

  最终,太阳系在“纸条”的降维打击中跌落为二维,整个太阳系变为一幅厚度为零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