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网女主播
当前位置:主页 > 妈网女主播 >
恨一个人就让他去做股票 中国股市幸存者采访实录
发布日期:2021-11-28 21:28   来源:未知   阅读:

  短短14年的时间,从“老八股”到目前的1300多家上市公司,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速度令华尔街汗颜。14年风雨征程后,伴随着几千万市场参与者的喜怒哀乐,中国股市蹒跚进入2005年,迎接它的却是1999年5月以来的历史新低和1200点的无声而破。

  中国股市似乎难改“利好不断,熊途不止”的尴尬格局。中国股市怎么了?曾经活跃在股市上的投资者如今处境如何?他们对这个市场还有信心吗?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数位颇具代表性的投资者。

  采访对象:王先生,台湾人,进入证券行业20多年。1996年正式进入中国股市,目前和多家机构合作。

  我从小就在街头长大,很明白金钱的作用。进入证券界以后发现自己很有数字天赋,没多久就成为台湾小有名气的证券分析师。后来台湾股市由万点左右一直跌至3000多点,我觉得台湾股市前途黯淡。恰逢内地股市发展初期,我就在1996年到了上海。

  当时的中国股市坐庄风气极重,但多数操盘手技术并不高明,往往把自己套进去。我发现在股价高位借盘或帮庄家出逃是个快速赚钱的渠道。凭借我的技术优势,我很快就成功地进入了这个圈子,成了一个专门替人解套的操盘手,并小有名气。现在,不断会有一些基金经理、券商、庄家来找我洽谈合作。我最成功的一次就是运用技术操作,以1500万元帮老庄兑现出2亿元。

  现在市场格局不断变化,境内外市场联动性越来越强,期货市场和外汇市场的机会此起彼伏,目前我固定的圈子里,很多人都将目光更多地投向期货市场以及海外证券市场。尽管目前中国证券市场机会很难出现,但我不会放弃。要知道,一个混乱的市场才更需要智慧和勇气。

  采访对象:王先生,在多所院校攻读与教研中西哲学达10年之久。1994年至今从事证券投资业,任上海金脉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从1998年起从事一级半市场投资,并成功地赚取了我的第一桶金。2000年,凭借做一级半市场的理念,我发现证券市场中最严重的全流通问题没有解决,市场可能走熊。2001年,我彻底退出证券二级市场。幸运的是我的预测非常准确,到目前为止,股市还在漫漫熊途中徘徊。

  当然我不会离开证券界,这几年我的公司主要从事证券咨询和服务业务。之前我出过关于全流通的一本书,我认为目前市场积重难返,惟一的解决途径就是全流通问题的彻底解决,给老股东一些补偿,并解决市场格局造成的缺陷。所以近年我一直在购买法人股,价格在净资产附近。尽管购买法人股暂时没有什么既得收益,但我相信中国证券市场最大的全流通问题早晚要解决,我在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投资真的是一门艺术,而投资证券市场更不应盯住眼前利益,这其实也需要一个本位的回归,出书与证券投资,两者同为觉,同为智。

  采访对象:徐先生,上海人,进入股市逾10年,自称数次坐庄。目前开了一家餐厅,据他说是为了将来有个稳定的收入来源。

  中国股市成立的时候我刚好被招进证券公司上班,后来被人看中,辞职去帮别人操盘。我个人命运的转折点在1995年开始,那时我开始独立操作上海浦东的一家地产股,将股价打到接近50元,我们净赚一倍多。可惜好景不长,后来有几次操盘都以失败或出资方不付我钱告终。再往后,我所结识的圈子里人,要么被消灭,要么赚笔钱就退出这个市场。

  我现在还在这个市场待着,因为我除了炒股不知还能干什么,我知道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以前的那套坐庄思路牢牢地印在脑海里,现在新的操作思路不太能够接受,还好,投资技术还是一样的。

  我对目前的股市走势实在没法判明,但我知道现在主力坐庄时间可以拖延得很长,手法更加多变和隐蔽,基金的明仓介入使得事情更加复杂而难以研判。现在我是凭着对股票敏锐的感觉,只能做做短线,获得几个百分点的收益。所以我目前每天在网上发帖子,教我的个人会员每天买进卖出,博短线%红利。这样我还是可以适当赚点小钱,但是以后证券市场再出现大的变化就很难说我跟不跟得上历史的脚步了。咨询公司董事长:外围的钱最好赚

  采访对象:安小姐,早期中国证券市场中鼎鼎大名的人物,目前是上海一家投资咨询公司董事长,手下员工约50人,其中证券分析人员约10人,其余为市场人员。

  要我用一句话形容这个股市,吓人的时候真是“吃钱不吐纸末”。早年我自己也在证券界小有名气,居然连这一点都没有看透,还把辛辛苦苦赚得的真金白银砸进这个市场,为他人做抬轿工。

  现在看透了,自己开个公司,决不把钱投入股市,只是赚股民的钱。比如我的公司拉很多股民在指定营业部开户,这样我可以从营业部那里赚得的佣金中分成。股民还可以付费加入我们的钻石、白金、黄金会员,随时接受公司证券分析师的指导。我们也可以通过短信的方式把股评发给我们的会员,现在网络最火的短信业务我们公司也参与了。当然最赚钱的还是直接代客理财,这是在获得较大投资收益的前提下。

  我的公司实力还有限,一些与我们相类似的公司已经上一些偏远省市的电视台了,他们的宣传力度更大。对于目前的股市,不管到底如何,我只知道一点,我要永远唱多,告诉投资者机会就在眼前,不然谁还来让我们赚钱?

  采访对象:查先生,退休机关干部。1995年进入股市,曾自诩为消息灵通人士,靠消息买卖股票,但自有资金仍被腰斩不止。

  我现在是走投无路了,自从退休后经朋友介绍拿了1万块钱进股市“小玩玩”。2000年的时候,我一进去就赚钱。人心不足蛇吞象,后来钱越投越多,最后达到40万元,结果在2001年,我被套在历史最高点。每次国家出利好我就满怀希望,但事与愿违,我现在账户就剩下20万元了。前几天出的降税消息,确实让我开心了两天,但我的股票的现价离我的持股成本价依然还很远。

  前段时间遇到一个骗子,自称自己看盘非常准确,可以保我赚钱,我抱着一线希望相信了,结果害我账面又亏了一大笔。现在我把钱拿出来心又不甘,放着看股票继续跌又不行,真是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只能是相信国家不会见死不救。

  采访对象:翁先生,江西人。1999年来到上海任某证券公司营业部中户室经理,区区数万元资金目前打了6折。

  我放弃了在家乡银行里的舒适工作,来到上海后在一家营业部中户室当客户经理,每天负责给中户室的股民做各种服务,以及为股民提供证券咨询服务。其实当时我对股票不是很懂,但股民都把我当专家,每天翁老师前翁老师后地叫我,这样我必须每天看股票和补充股票知识来应对提问。有段时间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炒股高手了,还把自己的一些积蓄都投入股市当中。

  然而近几年的熊市把我跌得心惊肉跳,现在明白自己不过是略懂一点皮毛,就我这样还去教股民投资股票,真是害人害己。我现在很想跳槽,但工作难找,一时还没有着落。

  对于目前的股市,我的评价是:恨一个人就让他去做股票;很恨一个人就让他去做营业部客户经理。因为熊市时对套牢的股民做面对面股评,无异于自杀。

  哀莫大于心死,这是记者做完这次采访之后最大的感受。随着越来越多的A股价格跌破净资产,不知道以净资产作为转让价谋求全流通的投资者会有什么感想。

  在记者所接触的当事人中,所有人都没有把目前市场中存在的问题归咎于一个或某几个人身上,而是认为问题来自于证券市场固有的缺陷。事实已证明,侵犯中小股东利益的并不仅仅是大股东,恶劣的投资环境和融资政策都难辞其咎。以上问题一天不解决,证券市场就一天不会走上良性的轨道。券商或许有人救,普通投资者谁去救?靠天靠地,还是靠自己?